认清经济基本面 实现“稳”“进”新进展(二)

发布时间:2019年01月03日 点击数: 作者:网站 来源:网站下载

    二、中国经济基本面向好,有利条件较多
中国经济增速连续6年回落之后,于2017年企稳。尽管今年GDP增长率呈现下行态势,但经济基本面转好,对经济恢复平稳较快增长仍然提供着基础性支持。
    第一,世界经济复苏态势趋于明朗,出口形势明显好转。2017年世界进出口贸易额(美元)较上年增长10.6%,较当年世界经济增长率(3.8%)高出近7个百分点,改变了2012年以来连续低于世界经济增长率的情况。这反映了经过近10年的持续努力,世界经济基本摆脱了国际金融危机的困扰,生产、就业、收入、市场等全面恢复的事实。受其支持,2017年我国出口(美元)较上年增长7.9%,增速较上年提高15.6个百分点,结束了连续6年的大幅下滑。对国内外向型企业增加销售和生产形成有力支持。今年1至11月份出口(美元)同比增长11.8%,增速较上年同期又有提高。虽然中美经贸摩擦对未来外贸出口具有潜在影响,但也要看到,世界各国经过近10年努力所形成的世界经济复苏态势不会被改变,经济恢复对国际贸易和经济全球化的支持不会改变。综合分析,预计未来我国出口增速不会持续大幅度下滑,也不会陷入负增长。
    第二,城镇化取得积极进展,投资内生动力增强。近年来,我国城镇化正在发生一系列积极变化。其一是城镇化进程的领军城市,已从一线城市日益扩展到多个二线城市。据发布的《2018全国城市年轻指数》,南昌、苏州、武汉、郑州、杭州、南宁等一批二线城市年轻指数超过了北上广等一线城市,反映了随着一批二线城市基础设施、公共服务水平持续提高,市场环境改善,其产城融合度明显提高,进而带动了城市人气度加快提高的事实。其二是新型城镇化积极推进。
    城市群的规划建设,带动了大中小城市一体化发展,加快了中小城市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补短板的工作,促进了一批中小城市环境改善、产城融合水平提高和人气度提高。这些都有效地扩大了城市发展空间,带动了房地产和基础设施投资的活跃,提高了投资的内生动力。当前我国城镇化正在迈上科学规划,系统建设、整体推进的新阶段;我国城镇化率和城镇化水平还有巨大提升空间。新型城镇化与产业升级推动的新型工业化的良性互动,将为我国经济发展开拓广阔市场空间。
    第三,多项因素支撑国内消费市场持续活跃。2010年后,出口、投资增速持续大幅下滑,但消费增速相对平稳。今年4月份以来出现的消费增速下降值得高度重视,但应看到,中国消费市场具有长期的高成长性。其一,源自于中国经济发展以改善民生为重要目标的特征。十几亿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不懈追求以及为此在社会生产、建设方面持之以恒的艰巨努力,推动了中国消费市场持续快速扩大,也支持了工业、服务业和城乡建设的蓬勃发展,形成了相互促进的良性循环。其二,由于国内各类消费品、与生活消费相关的服务供给日益充裕,水平和质量不断提高,种类和技术创新日益丰富,对消费需求形成了不断加强的推动。其三,这些年来政府在保就业、精准脱贫、帮扶困难群体、稳定居民收入等方面做了大量工作,取得显著成效,既支持了就业稳定、居民收入增长稳定,也保障了消费市场持续活跃。其四,随着居民收入增加和文化领域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深入,群众消费需求结构正在发生重大变化,文化消费和服务消费比重不断增长,将有效带动国内消费市场的增长。综上,国内消费市场持续活跃具有深厚的国情和发展模式特点支持,其持续保持的前景明朗。
    第四,我国生产要素供给充裕。2013年开始,我国劳动年龄(16-59岁)人口开始减少。一些专家据此提出中国人口红利消失,劳动力资源供给出现不足。事实上,到2017年我国劳动年龄人口仍有9.02亿人,当年我国城镇就业人口4.24亿人,农民工2.87亿人。数据表明,我国劳动年龄人口存量巨大,虽然总量开始减少,但对经济发展仍然可以提供充裕的人力、人才资源支持。客观分析,实现充分就业,需要更高的经济增长率。从资金方面看,1982年至2008年,我国国民总储蓄率平均为39.81%;2009年至2017年,平均为48.4%。这表明当前我国国民总储蓄水平进一步提高,支持经济发展的资金条件改善。从技术方面看,近年来随着市场竞争趋于激烈,企业技术进步步伐明显加快。2017年我国研发支出达到1.75万亿元,居世界第二,较上年增长11.6%;占名义GDP比重达到2.12%。
    第五,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综合成效不断显现,供给对需求的动态适应能力明显提高。当前,我国市场供给的数量保障能力大幅度提高。市场竞争对企业转型的“倒逼”作用加强,对企业和产能的优胜劣汰力度加大。市场调节程度较高的大量中小微企业、民营企业优胜劣汰、转型升级活动启动早,效果也比较明显。与此同时,政府通过去产能、去杠杆等多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工作,积极推动大型企业、国有企业兼并重组、转型升级;特别是以“破、立、降”为重点,着力深化基础性关键领域改革,围绕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机制,着力补齐制约市场竞争作用的制度短板,目前已取得积极效果。新动能明显增强,航空航天、人工智能、深海探测、生物医药等领域涌现出一批重大科技成果,新产业新产品蓬勃发展。低水平产能加快退出,行业发展环境持续好转;企业加快从数量扩张型效益转向质量和创新型效益,行业内产量扩张的自律能力增强,提质增效、创新发展活动增加。这些都促进了企业市场竞争力增强,使企业效益明显改善。
    综上,支持我国经济实现平稳较快增长的条件,无论在需求端还是供给端,都比较多。据此可以认为,中国经济具备克服当前困难,实现平稳较快增长的基础。